诗还有一个名字叫不死!
2017-01-03 12:10:25
  • 0
  • 1
  • 4
  • 0


潇潇:诗还有一个名字叫不死!

人们说诗歌的生死,更多是针对市场来说的,而诗和市场从来没有半毛关系,市场上有些标价很高的诗集,实际上说明不了诗的品质。诗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即便不是五彩缤纷,也是有颜色的,或白,或黑、或红……

庭小有竹春常在,山经无人水自流。一条流淌的小溪你能给它价格吗?我们再换一个角度讲,喷发的岩浆你能给它价格吗?诗就是和小溪、炽热的岩浆为伍的,世上有许多都该死的,比如:专制、比如草菅人命、比如贪婪、比如雾霾……

所以像呼吸一样不能停止,心不死,诗就在。诗还有一个名字叫不死。


谢长安:答博客中国“诗歌死了吗” 近几年“诗歌已死”的论调可谓甚嚣尘上。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在这里讨论的并不是古体诗、近体诗,而是现代诗。前者早已融入民族血液,那大概是要随华夏民族一起永生的。尽管现代诗到今天已经发展了一百年,但和诗经、楚辞和唐诗宋词比起来,他依然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诸君在此讨论新诗的盛衰存亡正是担心这种幼嫩的文体会阖然夭折。在当前,社会体制问题、“唯权唯钱主义”、颁奖乱象、“山头主义“、以及诗歌发展模式都不利于或者说是严重妨害了现代诗的发育成长。但是,但在笔者看来,尽管现代诗的生存环境堪忧,但尚未糟糕到濒临灭绝的地步。这源于现代诗自身顽强的生命力。而眼下一部分民间的文学力量正不断壮大,并给予现代诗足够的尊重、理解与关注,真正的诗人内心也在逐渐强大起来,现代诗的推介方式也开始多样化。这都是可喜的。既然东方大国的花朵们能在毒奶粉、毒疫苗、十面霾伏的恶劣环境里生存下来,现代诗歌也一定可以披荆斩棘、绝处逢生。 ————丙申年冬月于北京


老雅痞:中国诗歌没有死,诗人都被迫躲进了生活的“雾霾”中。所以才能看到富士康郭金牛的《纸上还乡》,脑瘫女诗人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也正是这种环境激活了他们的诗歌细胞,中国诗歌需要一个更宽广的互联网平台来发现每一个“诗一般”存在的诗人们。每个中国诗人都有机会成为一个超级IP,中国网络文学的平台需要对这个群体重新做一个定位。同样,中国音乐圈也需要重新发现中国诗人这个群体,在我看来,填词应该是中国诗人最能光鲜亮丽生活的一份职业。


云经立:中国诗歌死了吗?

提这个问题的人,是留恋唐诗宋词呢,还是元曲?有相当一部分人,现在非常迷恋古代诗歌,这没有错,古代诗歌自有它的光彩之处。中国现代自由诗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蓬勃的生命力,比如戴望舒的《雨巷》,今天读来依然美好得打动人心,此外,还有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卞之琳的《断章》等等。到了建国后,新时期以来涌现出来的优秀诗人是一拨接着一拨,脍炙人口的佳作也随着一代又一代新的优秀诗人出现而不断产生。优秀诗人与优秀诗歌,从来就没有断裂过!只要人类社会存在,诗歌就永远存在!诗歌永远是生命历程中的怒放! 


虞千野:中国的诗歌死了吗?

诗歌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表达,也是历史面貌的概括。作为汉语书写中国的诗歌,百年来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给它注入了新的活力,也颠覆了传统。诗歌是不可能死的,评判诗歌的生死等同于评判精神的存亡。不显像不等于不存在,沉潜不等于消失。

在信息碎片化的现代社会,诗歌精神早已超越了诗歌形式,无处不在。个人化言语的聚集形成时代的集体面貌。诗歌在适应时代的坐标,分行只是一种固有形式,这个星球只要有人活着,就有诗歌的寄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