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种子是任何大火都烧不尽的
2017-01-03 11:54:17
  • 0
  • 4
  • 8
  • 0

郭思思:昌耀诗歌奖评委、《中国诗歌地理》主编、贵州省诗人协会秘书长郭思思:12月24日,贵州省诗人协会第一届第二次理事(扩大)会在贵阳举行。诗会迎来了著名文化学者、中共贵州省委副秘书长、省社科联主席李裴,贵州省文联主席、省作协主席欧阳黔森,著名诗人、贵州省诗人协会主席李发模等等,在边远的贵州,才百把人的诗会,算是名家云集了。李裴同志一个多小时的讲话,不仅给贵州诗歌把了脉,还定了调:贵州诗歌的前程远大。作为小说家中的诗人,欧阳黔森更是对诗歌的发展充满激情,相信在诗歌群体中,定会产生震撼心灵的佳作。“可以看出,诗歌不仅发展没有受到影响,而且抱团开拓的前景越来越激烈,很多人认为诗歌将死的论断,一定程度来说,是自己失去了童真,是自己对自己失去了信心的表现”。被称为中国叙事诗“里程碑”的李发模如是说。中共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到贵阳市白云区调研农村工作时也强调,要着力建设乡愁浓郁、充满诗意的新农村。诗对于我,是宗教一样神圣的。我爱诗,甚于爱自己的亲人!中国的诗歌经历了几千年,不但不死,而且将永放光芒,照耀人心。


杨小滨:“中国诗歌死了吗?”是一个不知来由的虚假问题。事实上,中国当代诗从1970年代发展至今,始终充满活力,如今已经达到了新诗开创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正处在最为璀璨的时代。这个结论并不意味着当代诗坛没有浮夸。但即使撇开繁荣的表面,我仍然可以看到在写作意义上最前端的中国诗人已经贡献出了可与世界现代文学经典相比肩的作品。无论从语言的创造力和丰富性还是从精神的复杂度和纵深感来看,中国当代诗中最顶尖的作品都走到了全球诗歌的最前沿。国际文坛需要在汉语和文学这两方面都具有深刻洞察力和感知力的眼睛来发现中国当代诗。


宋醉发:尽管市场经济在中国过火面积达到百分之百,但是春风吹又生。诗歌的种子在中国文化精英心里是任何大火都烧不尽的。


梅千岁:中国诗歌,越活越年轻,越来越好,死不了,神奇的汉语,当英语都要消失的时候,汉语也不会。因为她太美了,太好玩了。

1,音韵。发自五脏六腑的各种共鸣所发生。

2,喜怒哀乐,与五脏六腑的功能唯一可以完美合成。

3,英语、法语的音韵节奏的和谐程度只是局部领域优势。

4,五音、五脏、五行、五情,汉语言的美的基础,决定在未来时代的地球村,她是主角。英语法语系,没有任何悬念,30年后都是小语种方言。


鱼浪:对于“中国诗歌已死”的提法,本来就带有极强的炒作性和企图心。自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及新世纪以来,中国诗坛呈现出各种流派纷争的局面,在此过程中,各个诗歌流派之间的确有过多次的争吵,甚至至今依然如此,也正是在网站、论坛、博客等各种有别于纸媒的新媒体的推动下,诗歌才得以发展,诗学才得以完善。所以,就中国诗歌现状而言,个人认为将其定位为中国诗歌最鼎盛期一点也不为过。至于有人对中国诗歌提出如此质疑,这纯粹是杞人忧天或故弄玄虚。当然,网络的出现致使诗歌质量参差不齐,这点在所难免,不过,我们应坚信好诗一定会在滚滚长河中经得住时间的考验、大浪的侵蚀。因此,诗歌的空前繁荣应该让我们感到庆幸,但诗人们需警惕地是:一个好诗人,必须有干净的内心、理性的思维、勤奋的态度、宽阔的胸襟,否则在当今浮世,任何一位诗人的所有才华将会很快耗之殆尽。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