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不死,我们仍在整体前移
2017-01-03 11:58:23
  • 0
  • 7
  • 3
  • 0

丁小琪:诗歌死了吗?

诗歌是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薪火,是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灵魂。旧时代的千百万文人靠诗文走上仕途呢,一篇诗文闯天下。新时期,近百年,首先是新诗的出现,让文坛耳目一新,掀起了诗坛的新潮流。抗战时期涌现了那么多优秀的抗战诗,那些诗,成了垂危民族的强心剂。解放战争时期又涌现出延安诗歌,激励着那么多青年奔赴延安,投入解放战争的前线。新中国时期,建国初期的诗歌风起云涌。就连文化荒漠的文革时期还有文革诗之歌呢。改革开放后的诗坛,更是百花齐放了。

诗歌从未离开过我们。如果一定要把谁死了做个命题,那么,只能说不喜欢诗的人或者不读诗的人心中的诗意死了,而不是诗歌死了。

2016年12月27日


典裘沽酒:要说中国诗歌死了吗?不如说是中国诗歌发展的太快了。这就是中国诗歌没多少读者的原因。中国新诗能让读者普遍接受的也仅仅到海子、汪国真和最近走红的余秀华,余是有特殊原因的。可见中国新诗的可怜。本来因为诗人敏感跟上了这个三十年开放改革就相当于西方两三百年工业革命的脚步,固然人的思想观念和道德价值观的随着经济改革而改变。可我们的读者对诗歌的审美还保持在现实主义和浪漫生义的阶段。别说读者,就是诗人本身大部分还处于翻译诗和审美写作阶段,这就是写诗的比读诗还多的原因,这也是造成中国诗歌死了假象的原因。这个现象也许还要多长时间会有所改变,也许就没得改便。因为这已是一个不是完全靠诗歌来体现或者提供诗意的时代,现在已有很多让人们接受的流行歌曲、影视绘画来代替诗歌的作用。我们诗人也就自娱自乐好了。


吴少东:《中国诗歌正穿上散发汉语灵魂香气的中山装》

中国新诗正要跨过一百年的门槛,像一个考完试从学堂带回成绩优良成绩单归来的少年。一百年在诗歌几千年的历史长途中,确实只是短暂的一截。但这个少年正用力地一往无前。他虽走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一个上午,但拿云的壮志与方向从没有丧失过。

一百年前,中国诗歌脱去了长袍马褂,穿上了西装,至今还常穿着。一百年后,我更希望中国诗歌能穿上改制后的中山装,散发汉语灵魂香气的中山装。


杨章池:诗歌不死,我们仍在整体前移

“中国诗歌之死”是个伪命题。直到现在,诗经楚辞,唐诗宋词,不照样流淌在我们的血脉中,对我们的肌体和行动产生着作用?中国新诗百年,渐成大观。它延续,因为背后那个广博深厚的传统土壤;它成长,因日渐“东渐”的西风。我的观点是,只要有人类存在一天,诗歌就不会灭亡。对永恒的追问,对微妙的发现,对韵律、节奏的把握,对语词滑翔的放与收,诗歌的种种专长,决定了这种文学体裁和表现方式在这个突飞猛进的时代是不可取代甚至更被需要的。这些年,对诗歌生命的质疑一直回响在诗歌前行的道路上,其根源,一是对“理想的诗篇”缺位感到失望,二是因自身创造力枯竭、萎缩的恐惧而试图抹掉整个诗歌“吃水线”。 所以最终被不断行进的脚步碾为灰尘。没关系,诗歌不会死,我们仍在整体前移。


丁小村:诗歌不会死亡。是人类智慧的灵光闪现,人类精神的诗性表达,通过语言艺术来表现。基于歌咏的需要和对这种艺术形式的喜欢,人类不会抛弃诗歌,对于当下中国人也同样。

但有一些诗歌被一些拙劣的诗人一写出来就即刻死亡。比如简单模仿和重复的,比如脱离了人类生存处境的鲜活和深刻的体验,比如两种权力话语下(体制和资本)被扭曲了的伪艺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