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山盟:诗歌不死诗歌永存
2017-01-03 11:38:24
  • 0
  • 0
  • 0
  • 0

博客中国发起讨论 “诗歌真的死了吗?”

我想说:诗歌永远不会死。诗歌是人们心灵深处的弦音,诗歌是璀璨语言世界里的明珠,诗歌是生命海洋中至高无上的追求。

谈论诗歌,就是谈理想、谈希望、谈光明,谈论那些真实、善良、美好的事物和经验。社会上有一种对诗人的挖苦说法:“远看,像逃难的流浪汉;中看,像一群疯子和傻子;近看,原来是写诗的!” 不必在意这种刻薄之语,不妨反其意而言之,诗人是承担并挣脱苦难、浪迹天涯、苦苦寻找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的人。诗人是为诗歌而疯狂、为诗歌而傻傻地不为钱财写作的人。写诗是高尚、圣洁的行为,应当获得社会尊重和文化自信。

但是,目前社会上对诗歌的认知出现了偏激的倾向,原因很多。我总结了两点:

1、一些诗刊、诗报的编辑团队老化,不注重阅读难以发现高水平的新作,又融入了利益与权谋,狭隘地刊登出来的作品不足以代表当代诗歌的高度,更不是诗歌精品、经典。比如《诗刊》推出的余秀华,只能算作是一名普通的诗歌作者,不能以偏概全地冠以“脑瘫诗人”,误导读者大众。她的一些诗作单从标题上看就不是好作品,不是值得去为之讴歌的主题,不应该予以刊登和传播。而《诗刊》的编辑团队却偏偏这样做了,这是对诗歌的极大戕害。

2、如今网络发达、微信快捷,以至于把诗歌推到了一个不应该有的热闹与繁华,其实是泛滥和猖獗。所有玩微信的人只要想附庸风雅,就可以加入一个网络诗群,信手拈来几句话语,不加标点符号,分行排列起来就成了诗。加入网络诗群也就成了诗人,这是诗歌繁荣昌盛的假象,这与社会对诗歌、诗人的管理和认定有关,缺乏文化机制。若把这些现象也归结为 “诗歌死了” ,则是想唱衰诗歌。

一首好诗呈现出来的应该是社会的美好、心灵的美丽和时代的担当!而诗人更是具有崇高理想和高尚人格的一群人,诗人是用伟大的感情力量去唤起人类良知的呼唤者,诗人是笔参天地、气挟风雷、爱及人群的至性平民,诗人是知人情、守法度、爱家国、尊礼道的至情君子!

中国是诗的国度,中国的诗歌浩如烟海,中国的诗人多如天上的繁星。中华文明与诗歌承载着几千年的光辉岁月,翻滚着叫人荡气回肠、惊心动魄的历史洪波,刻下了无数慷慨悲壮、豪迈雄浑的民族脚印。

让我们一起守望中华文明,为时代呐喊,为社会疗伤,为民生疾进!向优秀传统致敬,向山川大地取暖,向汉字母语学习,向高思在云进发。既有以小见大、小桥流水般的精致小诗;又有立足当下、以史为鉴、大江东去的豪迈之作。做无愧于传播人类文明的当代诗人,诗歌不死,诗歌永存!

(湖山盟:香港出版社社长、《世界新闻周刊》总编辑、香港爱情诗学会会长、著名作家、诗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