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诗歌死了吗?
2017-01-03 11:36:39
  • 0
  • 0
  • 1
  • 0

沈天鸿:诗歌不会死,中国诗歌自然也不会死,但有一些渐趋严重的沉疴,主要是:1无道德感。“下半身”出现时还有普遍批评,现在已经普遍赞扬、立即成名。无道德感即无耻感,比缺乏思想性更致命。为害颇大的小圈子盛行的根源也是这个。2缺乏思想性。这虽然有浅阅读时代的影响,但不抗拒并且迎合,甚至否定诗歌需要思想,是主因。3真正的诗歌理论、评论相对稀少而无力引导乃至匡正诗歌创作。

不过希望仍在,这就是还有杰出的诗人与诗,尽管现在他们大多不被聚光灯看见。


马启代:中国诗歌这一概念就学理而言太模糊,好在中国诗歌本质上倾向感性,这一问题,我只当大家对当下诗歌现状的忧患。我个人认为,诗歌不会死,中国诗歌当然也不会死,这是由它产生的本源决定的,它来自于人心,作用于灵魂,产生于对世界表达的需要,尽管人类艺术门类日趋多元,但形式多样媒介繁多都是表象,诗与歌的相对分离都不能让诗消亡,诗还在人的生命深处不生不死,如如不动,包括肉体生命与精神生命,也无论人们采用新旧雅俗何种诗体。就百年新诗和当下诗坛而言,确有顽症,这是另一问题,我会在别处谈。总之,诗在不断死中活着,无须自扰!


杨罡:10年前,有人说“文学死了”。

10年后的今天,谁又在拿中国诗歌开涮?

沉寂20多年后,近年来,中国诗歌借助互联网呈现复苏迹象,而诗歌的商业化与娱乐化则愈演愈烈。

很多诗人不写诗很多年,却热衷于自黑,作秀,参加各种商业活动捞金,媒体则热衷于拿中国诗歌的生死问题炒作,除了包藏商业目的“祸心”外,从一个侧面也表明中国诗人正努力找回自己消失多年的存在感。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开发诗歌的商业价值,以商养文,无可厚非,但诗人不写诗,评论家不评诗,读者不读诗,指望通过商业化炒作复兴中国诗歌,无异于痴人说梦,缘木求鱼。

只有甘于寂寞,安守内心,勤奋创作,敢于创新,写出无愧于时代、贴近人心的好诗,才能真正赢得人们的尊重。


曾念群:对于人类历史长河来说,我们对诗歌一时疏离只是篝火上跳跃闪逝的一颗火星,在沉睡的灰烬中,炽热的火种不会因此泯灭,诗歌的基因迟早要涅槃重生,并闪耀出中国人灵魂有别于当下的另一面。


虞千野:中国的诗歌死了吗?

诗歌是一个民族的精神表达,也是历史面貌的概括。作为汉语书写中国的诗歌,百年来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给它注入了新的活力,也颠覆了传统。诗歌是不可能死的,评判诗歌的生死等同于评判精神的存亡。不显像不等于不存在,沉潜不等于消失。

在信息碎片化的现代社会,诗歌精神早已超越了诗歌形式,无处不在。个人化言语的聚集形成时代的集体面貌。诗歌在适应时代的坐标,分行只是一种固有形式,这个星球只要有人活着,就有诗歌的寄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