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以鲜:《诗歌是只不死鸟》 
2016-12-30 17:10:42
  • 0
  • 0
  • 2
  • 0

一、诗歌是只不死鸟,从来就沒有,也不会死。诗人则是殉道者,须拥有这样的情怀: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为汉语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二、诗歌是写给自己和神倾听的,同时也是写给万物倾听的:经天纬地谓之诗,光风霁月方有度。 三、我们身处于充满急剧变化、道德沦丧的时代:礼崩乐坏,瓦釜雷鸣; 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唯有潜存于我们内心深处的诗神 , 不朽的缪斯才能救赎我们 于水火 。 四、诗歌高于一切,高于梦想,是另一种至高无上的存在。 就像里尔克( Rilke )在 《 灵光中的佛》那赞美的那样: 你身上却已开始长出/比太阳更高的东西。 五、我们坚信,诗人和诗歌是民族的脊梁和血液,没有诗意的民族,注定是一个衰落的民族! 诗人从来是时代的先知和号角,人类社会的一切变革和与复兴,无一例外都是从诗人及诗歌开始的,这些盗火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这些悲壮的西西弗斯(Sisyphus),是神赐给世间最为珍贵的礼物。 六、告诉你们:因为诗歌无比昂贵,所以不可交易!听听陈子昂在幽州台的悲歌吧: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亲爱的诗歌兄弟姐妹们,一起来捍卫汉语诗歌的尊严吧!尊重诗人与诗歌,就是尊重人类的未来,就是尊重大地与星辰。 七、黄帝北游,在昆仑之巅失落玄珠——那颗黑色或玄秘的珠子,后来被象罔找到了。诗人的玄珠其实就是诗歌的语言,而象罔可能就是一个充满玄学意味的诗人?当史蒂文斯把一只神奇的坛子置放于田纳西州的山野,群山排闼而来时,诗歌的意义猝然显现。有人说:在大海的黑夜里,穿梭的游鱼就是闪电;在森林的黑夜里,翻飞的鸟儿就是闪电。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在昏暗的生命里,诗歌就是闪电。 八、柏拉图说:诗人是一种轻飘的长着羽翼的神明的东西,不得到灵感,不失去平常理智而陷入迷狂,就没有能力创造,就不能做诗或代神说话。是的,诗人们,我们拥有与生俱来的神性,迷狂吧,创造吧,舞蹈吧,歌唱吧! 九、诗歌是只不死鸟,从来就沒有,也不会死。《百道梵书》:词语乃不灭之物,天道之长子,《吠陀》之母,神界之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