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诗歌,只有诗人和一个人的诗歌史
2017-01-03 14:42:39
  • 0
  • 2
  • 3
  • 0

老巢:如果我说中国诗歌“死了”,也只是其中已腐败的部分死了,也必须死。比如服务于体制的“歌德体”,反人类反普世价值的社会主义抒情婊。比如与汉语无关的“翻译体”,以诗之名反生命反日常生活的“假大空”。诗人会死,但诗歌不会死;即使诗可能死,但诗意绝对不会死。不仅如此,随着那些旧的坏的东西的死去,必将产生一些新的充满活力的元素。它们不仅会使中国诗歌以另外的更辽阔的局面活下去,而且活得很滋润,活得神采飞扬。


牧野:"诗歌死了!"的命题近三十年提起、放下若干次了。每次之前,我都认为,诗歌应该死了。提醒之后,又感觉这是个伪命题。至少在我看来,还没有替代诗的某种事物出现。

比如艺术。我们说艺术死了!是指认审美艺术死了。为什么呢?一言一弊之,审美已成了空虚、无人格的代名词,和人的本质不发生联系,审美已成为情趣用品,美朮即用具,沦落为街头卖唱的艺人。所以它死了,然后有表现,创造个体生命本质存在的艺术替代了它。诗也是,特指某类情趣用品的诗歌死了。为什么呢?

进一步说,尼采是肇事者,我们好像都没有尼采懂得什么叫真死亡,我们说的死亡是对一种风险的防范和游戏。他说:上帝死了!他宣布:上帝死了!是因为在他的时代,他发现人的可能性,他的理性的大脑发育成了一个现代性的理想世界;同时在现代性进程中,他身边的知识分子、上帝爱好者依然叨叨阿弥陀佛,阿门,上帝,献歌与美朮学说。尼叔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直接说:别扯淡了!上帝死了!所以结果是:艺术死了!诗歌死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没有诗歌,只有诗人和一个人的诗歌史。这么说,我赞同诗歌死了!其实我赞同的是:诗人死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