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西:生命中有爱,诗便不会死
2016-12-30 17:17:34
  • 0
  • 0
  • 0
  • 0

诗是生命,生命是诗,只要地球上有生命存在,诗歌便会存在,诗与生命同在,诗意生活是生命的理想和境界,由此,诗歌不会死亡,无论过去现在或将来,诗歌会以其独特的方式存在。

所有的艺术都是自然在精神田园的结晶,诗歌更是如此。诗歌是自然在艺术中的光芒,这种光芒可以永恒,可以穿过人类心脏。诗歌源自自然世界和田园境界的精髓,诗歌是独特的精神语言,关注生活和现实,发现人类世界内心的渴望与和平。诗人是人类的先知,理应忧患整个人类之忧。重回自然和田园,应是诗人的崇尚,也是真正艺术大师的回归。

在我的想象中,诗的国土应该是鲜花盛开,树木葱茏,生灵欢愉的美丽田园。由此,返回大自然,热爱原生态的意识应该在我们这一代诗人中,成为一种生存的使命。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存亡的科学道理告诉我们,保护原生态,保护大自然的资源是一种历史延续的文化情结。在中国,自古以来,田园情结一直在诗人的内心世界闪烁,李白、陶渊明、王维等诗人的作品,就是因为其对田园的钟爱而文泽熠熠,留下了自然和时代的辉煌,真正的诗人是可以听到诗歌的呼唤,时代的呼唤,自然的呼唤,是会为构建和谐世界和崇高精神田园付出行动。这种诗歌行动,就像是天空中的一声响雷,唤醒世界,震撼心灵。

现在全球自然状况令人堪忧,对于诗人而言,应站在时代的前沿,重回自然与田园,是新时代赋予诗人的责任。大自然的美无与伦比,大自然的诗歌和灵魂理应根植于我们这一代诗人心中。在大自然与人类之间,我们应该寻找契合和沟通,诗人与天、与宇宙、与万物的关系,可以用诗歌变成银河上的星星。同样,重回自然与田园也需要激情,敏锐和探索,真正优秀的诗人,无不在诗中探讨大自然和人类的命运,无不在诗中体现灵魂的孤独和生存的忧患。

诗的创造过程,可以说是诗人感悟生命、自然和反思内心的过程,诗可以是大自然中任何一件美丽的东西,正是因为大自然中有这些美好的事物,于是诗歌、艺术和生存才拥有追寻的梦想和未来。

生命中有爱, 诗歌便不会死。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